螺蛳粉

一只小鸟

烈硕 图书馆的一天自习

原作韩漫《看脸时代》

洪在烈X朴玄硕

很短

会ooc!

-----------




这次假期之后便有一场月考

朴玄硕表示很着急。他觉得奇怪,为什么自己平时总是会被卷入一些莫名其妙的事件中呢?

就连上一次的期中考,也只是临时抱佛脚,找了在烈和德华补课。至于夜里在便利店里边偷学加班,难道又要来一次吗?啊,真麻烦啊,他想。
上次考试得了第一,其实也只是碰巧。过了这么多天,学过的东西早就忘了。
但是考试不过的话,妈妈她,一定会很难过吧..

德华最近被关注得越来越多,忙得不得了,况且他自己也要去准备复习,还是不要麻烦他了吧。

还是要请在烈帮忙补习吗?他成绩那么好,况且上次排名也很靠前。
而且真不知道在烈每天都在做什么..不如就打个电话问问吧?

朴玄硕打开手机,通讯录里有在烈预先给他留过的手机号码。他只发了一条,想着只是问问在烈要不要一起去图书馆自习。

其实他没有太大期待,毕竟在烈应该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..诶?
没想到马上就得到了肯定的回复。

在烈答得相当干脆!
内心暗喜时,其实他也有过一丝疑虑,为什么在烈会对他那么好呢。仔细想想他拜托在烈的事情在烈都有好好地办到,而且平时也经常来帮自己。

对了,在烈和我是好朋友的吧!
朴玄硕这样想。



图书馆是早上八点开门,平时都很难抢到一个好位子,幸好早上去的话还不算特别挤。朴玄硕打算早早出门,差不多等到图书馆开门一段时间就赶紧去占位置。早上八点半,他悠悠闲闲地出门,想着在烈会不会还在睡懒觉呢?有两个身体真不错,昨天已经用这个身体好好睡了个觉。

他想着,轻轻走进图书馆。他看见在烈坐在靠窗边的那张桌子朝他挥手。
这是早晨九点,有晨光斜斜地照进来,一层在桌上,一层薄薄扑在洪在烈的身上,金色的发被映出了光。这个位置真的不错,这个人也很不错,朴玄硕这样想。
“嘿,在烈早上好!”
他在对他笑,淡淡的。

其实他也一直不明白,在烈除了不太喜欢说话之外,人那么好,长得也那么好,只是看不见他金发之下的眼睛到底是什么样子。为什么在烈看起来没有其他的朋友呢?
真不知道他怎么想。朴玄硕偷偷瞟了一眼洪在烈,我靠他是不是在看我这边?!
察觉到这一点的朴玄硕惊惊慌慌把眼神移开,拿出作业本,他突然有点不敢看洪在烈了。

“在烈啊,我,我要开始写作业了..万一有不懂的地方我来问你,你可要好好教我啊?”
“....”点头。
啊这个人,总是这样。

做了几道题之后,朴玄硕发现,自己是真的把学过什么都忘得差不多了。勉强保持一下尊严吧。纸上尽是划开一团团的痕迹。sinX平方,函数的三次方图像,运算运算,“..我说在烈!
这个题到底要怎么做啊..?拜托你了!”
这个尊严,已经维持不下去了。朴玄硕向洪在烈发处出了求救信号。
“..拜托你了!拜托..”听到自习室的回音,朴玄硕才意识到,这是图书馆,要保持安静,自己的声音太大了,引的周围人向他们多看了几眼。朴玄硕低低头,默默在心里朝那些人道了声歉。
“嘿,别在意啊,在烈。快跟我看看这道题。”

洪在烈不喜欢说话,拿着笔在纸上自己算了起来。朴玄硕看不清,便轻手轻脚地将椅子挪到洪在烈身边,看得清些。
“你算吧,我看着呢,坐这咯?”
朴玄硕轻轻对洪在烈说,却见洪在烈将头往前靠了一些,仿佛是听不清?没办法,图书馆要保持安静。
“在烈,我说我要在这里坐咯。”朴玄硕也靠得近了一些,轻声说道。他朝洪在烈报了一个小小的笑容,洪在烈也轻轻点了点头。距离这么近,他能看到洪在烈的鼻梁,能看到他金发刘海之下隐隐约约的长睫毛。那双眼睛,一定很漂亮。也许是和自己一样的咖啡色,深邃的黑色,再看着在烈的金发,也许会是绿宝石的样子,也许会是大海的样子,他真好奇,也想看上一眼。那双眼睛里,映的到底是什么呢?
眼下,在烈已经写了好几个解题步骤了,朴玄硕慢慢移开视线,试图去看懂那些难以理解的数学公式。其实在烈已经尽量简化步骤了,他知道。可是这种事情,没办法。
“..在烈,这里的一步,我不明白..”
洪在烈抬起头来,虽然看不清眼睛,但朴玄硕可以确定,他确实是往自己这边看了。又用笔指着其中的一个公式,
“对的!就是这里..”
洪在烈拿起笔来,在旁边标了几个算式。
“..嗯..确实是这样算就能算通了..可是这里呢?”
洪在烈又用笔指了另一个公式。
“不是的不是,是这一步..”
朴玄硕身子往前靠靠,手指着那张小小的草稿纸,“就是这里..”
洪在烈闻言,又在旁边批了几个算式。
“果然是要用三角函数什么的吗?..”
“...”点头。
“在烈你真不错!谢谢!”
“...”点头。

在烈确实不爱说话,但他点头的样子还是有点可爱的!
如果路人有注意到这两位少年,一定会奇怪他们到底是怎么交谈。两人靠得很近,像是压低了声音不去打扰别人。听不见谈话内容,却看得见只是其中一位在说,另一位在听,时不时点头应和,会相对着无声地笑上一阵,也会安安静静地对付作业题。年轻得让人羡慕。
当然,这样的组合,没有人会注意不到。

这是悄悄话,只有他才能听见的。
洪在烈只能听得见身边少年轻轻的声音,感受到他的气息。他什么也不说,只是在听。还有他的一举一动,怎么毫无自觉,在他面前,洪在烈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其实就是这样,平凡而安静。午后的阳光变成金黄,时间如果就这样过去,他们会意识到,却不需要去管。


临行之前,洪在烈一句话也不说,却将一顶头盔举到朴玄硕面前。“那个..在烈啊!真的真的不用了!我家不算远,走一会就能到的!不用麻烦你送,真的!”
洪在烈还是举着头盔。他一句话也没有说,朴玄硕可是感觉到了,这份不能拒绝也不容拒绝的决心!
只有接过来咯?
“好吧在烈..但是你答应我,下次放学我得送你回去,不能欠你人情!”
洪在烈听着,点点头,转身跨上了前座。朴玄硕也上了后座,顺手搭上了在烈的肩。“咱们走吧,那边!”
洪在烈踩下油门,一辆摩托车,载着他们两个人,在首尔的车流中穿越。黄昏已经过去,刚刚入夜的城市有灯光初上。朴玄硕眼中看着那些灯,有些模糊了,还有坐在他前边又靠近的,洪在烈。他看不见他的神情,只把手搭得更紧些。一路飞驰而去在耳边掀起的风声,已经是初秋了。




---------

暗搓搓地Ps,其实很久以前就想用图书馆的梗了。之前和朋友一起去查资料,发觉图书馆真的是一个超棒的约会地点。安静的气氛,不得不靠近压低声音面对着对方说悄悄话,时则可以乐一阵,时则可以沉默但不会尴尬。
文笔很生很生,将就瞧瞧啦~

觉得看琅琊榜靖苏线的时候特别喜欢的几个镜头。

景琰听着别人诉说他十三年来追寻的真相,在此之前他甚至还有一丝希望。

可是在那一刻,他看到大火烧遍了梅岭的冰雪,他仅仅存有的一丝希望,毫不留情地就被打破。他独自挣扎的十三年,被他牢牢握在掌心却虚无缥缈地终于断了。
苏先生坐在远处默然,他经历过那场大火又如何不有所感呢。只是眼看靖王啊,那个念着“原来小殊,真的回不来了”的好朋友萧景琰,他却不能上前说出一句话。

梅长苏在此刻会不会又生出对于自己作为梅长苏的自卑,作为林殊,他又会不会有所抱歉。他的泪为赤焰军也为萧景琰。

之前有看过一个靖苏向的参商剪的MV,里边有这段情节,正好到“新人旧酒,何忍红烛光冷透,可盼我 归来魂兮徘徊贺携手”
终于学会思念,可是你在哪里


秋季训练 1

原作韩漫《看脸时代》

Cp 洪在烈X朴玄硕

超短篇(可以算小段子(可能后边还会有x

也许会OOC?




虽然已经是九月份,在正午之后太阳还是照得让人睁不开眼睛。对于这一点洪在烈很少地在心中产生了一点庆幸的想法。

奇怪。要说从前的他,大概一直对这些事情漠不关心。他从小习惯被严苛所逼迫出的优秀,与别人艳羡的目光,他觉得没有任何意义,于是习惯了沉默与袖手旁观。

从前的,那是遇到朴玄硕之前的吗?

朴玄硕..一想到这个名字,洪在烈微微低下头。他仍是那样沉默,坐在大巴车最前排也是最不起眼的位置里,一头金色的发掩住了他的眼睛,在光芒下似乎闪耀着,却隐隐约约看不清表情,更看不清他的眼睛。看起来像是在睡觉。

其实洪在烈一直都很清醒。无论面对什么处境,或者说,比如现在,他能清晰地听见从座位后传来的吵闹声。李镇成的声音,金美珍的声音,混着杂音,却被他听得清清楚楚的,轻轻脆脆带着笑意,那是属于朴玄硕的,是朴玄硕的声音。

发绺在眼前被风吹得轻轻荡着,眼下是细细的痒。可洪在烈并不在意这些。
朴玄硕—
在离自己不远不近的地方。
他活泼的声息证明着他的存在,他在那一天突然踏进自己心中那片冬日冰封的湖,冰面出现裂痕,冰层开始融化。
朴玄硕的笑声,朴玄硕的笑脸,朴玄硕的眼神,一举一动。朴玄硕像一股温暖鲜活的风。

洪在烈还是低着头。
嘘,洪在烈睡着了。
他在笑呢。




Ps:
看脸时代最近才追的实在是太喜欢了!!特别是在烈和玄硕肥肠可爱!在烈特别纯情///
但是这对好像有一点冷啊不管了那就自己产?x
以后可能还会有?
嗯我会继续喜欢烈硕的
烈硕真可爱////

分享收的第一盆花。
多图手机不能发吗_(:3」∠)_

今天看小说的时候刚好看到佛牙那里😭😭😭😭

转载自:烏鴨

嗷嗷嗷嗷嗷嗷小殊好美!!

烏鴨:

( /-\)
别看我